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这是一篇我两年前写的日志,也挺适合现在的我。

一点儿也没有错,我想谈谈体重这件小事儿,也是一个大事儿。

这是一个相当frustrating的问题。当体重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问题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应该考虑一下去几次田径场或者健身房了。大概在上上周的时候,身体有一点儿的不适,具体症状是背有点酸。对于这个睡上一觉或许就能解决的问题,我的计划是以后每周去两次健身房,跑三次步。不是一个十分宏伟的计划,却除了能给现在的那个持久站提供一个保障,还能避免以后的更加frustrated。上周当然包括在内。而事实是,到今天为止,我还不知道健身房现在是周几开放,田径场的路灯换了没有。这样说是为了证明我曾经去过那两个地方。当然,只是曾经。大一时候,为了减轻体育课的压力,特意选了一门最容易过的,普修,具体内容是打酱油。今天足球场,明天健身房,后天排球场,打打酱油,一切完事儿,小气好生。类似于春运时的临时客车,有别的车的时候必须让道,赶在别人不过的时候再走。后来,没了体育课,为了那个体质体能测试的1000米,不得不在考前两周冲刺一下,于是就又去了田径场。

可以说,这是我不太喜欢去的两个地方。对于在那里挥洒汗水这样的事儿,我一贯表现出豁达的度量让给别人去做。

曾经,也只是曾经,我以为像我这样的人再怎么吃都不会胖的,曾经也确实是这样的。以至于由此而招致了一些人一定程度上的嫉妒。而现在,在家里过一个不到一个月的假期就会增重好几斤的我,自然在考虑着是不是应该转换一下角色了。

嫉妒他人,就是承认自己没有他人优秀。这个完全没有问题,毕竟人无完人,而且优秀的标准也因人而异。差异正是你存在的最好证据,克隆技术推广的阻力之一或许正在于此。所以说,嫉妒本身并没有错,它说明了你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错就错在很多人只停留在了嫉妒这里,或者说停留在了认识到自己不足的程度,而没有去想怎么去改变自己。

而我的问题是,在被嫉妒的时候没想着也不想要改变自己被嫉妒的地位,却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了。

永恒。我想谈谈这个词,它对我的生命很重要。 如今,永恒早已经在各种场合,被各种人用得泛滥了。但有意思的是,当人们谈论永恒时,往往是为了否定永恒。想想也是,世间称得上永恒的有什么?没有。他说爱你到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到你人生的结束,抑或是他生命的消逝?谁也没有答案。能做的只是把握好今天。我的爱情里不说永远,只有今天。而无数个平凡而有意义的今天的求和,其极限不正是发散的吗?而发散的意义正是永远。由此,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把永恒寄予于客观世界。客观世界的本质在于运动。而运动的表现形式之一便是改变。永恒只能被人制造。

我是想要谈谈体重这个问题的,却又谈起了别的问题。所以,我们不能将问题的本身与描述问题的词句混为一谈。尽管二者之间确实存在着关系。虚假永远不在于词语,而在于问题本身。

那么,还是回到体重这个问题上。其实我一点儿也不超重,只是趋于那个合适区间的上部而已。这样说有点儿矫情。但一点儿也不能掩盖我还算强健这个事实。没错,能不能碰上打仗是一个机遇和概率的问题,但作为一个强健的人,即便不能在沙场上也应该在其他的地方上坚韧的像个将军。

一点儿也没有错,我们应该有所为,行动上和思想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