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序言 关于鸟的羽毛

“黑天鹅”是指满足以下三个特点的事件:

首先,它具有意外性,即它在通常的预期之外,也就是在过去没有任何能够确定它发生的可能性的证据。

其次,它会产生极端影响。

第三,虽然它具有意外性,但人的本性促使我们在事后为它的发生编织理由,并且或多或少认为它是可解释和可预测的。

简而言之,这三点概括起来就是:稀有性、冲击性和事后(而不是事前)可预测性。

生活正是少数重大事件的累积结果。

黑天鹅的逻辑是,你不知道的事比你知道的事更有意义,因为许多黑天鹅事件正是由于它们不被预期而发生和加剧的。

第一章 自我欺骗的人类

对待历史问题,人类思维会犯三个毛病,我称之为三重迷雾。它们是:

1.假想的理解,也就是人们都以为自己知道在一个超出他们认知的更为复杂(或更具随机性)的世界中正在发生什么。

2.反省的偏差,也就是我们只能在事后评价事物,就像只能从后视镜里看东西(历史在历史书中比在经验现实中显得更加清晰和有条理)。

3.高估事实性信息的价值,同时权威和饱学之士本身有缺陷,尤其是在他们进行分类的时候,也就是进行“柏拉图化”的时候。

第三章 极端斯坦与平均斯坦

有一种分类是受中庸、平均和中间路线驱使的,其中中庸力量整体而言具有很大影响。在另一种分类中,要么是巨人要么是侏儒,更精确地说,是非常少的巨人和大量侏儒。

在理想的平均斯坦,特定事件的单独影响很小,只有群体影响才大。可以这样陈述平均斯坦的最高法则:当你的样本量足够大时,任何个例都不会对整体产生重大影响。最大的观察值虽然令人吃惊,但对整体而言最终微不足道。

第四章 1001天——如何避免成为失败者

错误地把对过去的一次天真观察当成某种确定的东西或者代表未来的东西,是我们无法把握黑天鹅现象的唯一原因。

正面的黑天鹅事件需要时间来显现它们的影响,而负面的黑天鹅事件发生得非常迅速——毁灭比缔造要容易和迅速得多。

从我们对黑天鹅事件的无知中又产生了其他问题:

1.我们只关注从已观察到的事物中预先挑选出来的一部分,从它推及未观察到的部分:证实谬误。

2.我们用那些符合我们对明显模式的偏好的故事欺骗自己:叙述谬误。

3.我们假装黑天鹅现象不存在:人类的本性不习惯黑天鹅现象。

4.我们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全部。历史把黑天鹅现象隐藏起来,使我们对这些事件发生的概率产生错误的观念:沉默的证据造成的认知扭曲。

第五章 不能只靠过去的经验判断

有时大量信息会变得毫无意义,而少量信息却具有非凡的意义。

现代世界是极端斯坦,被不经常发生及非常不经常发生的事件左右。它会在无数白天鹅之后抛出一只黑天鹅,因此我们要在比我们所习惯的更长的时间里暂不下结论。

第六章 叙述谬误

叙述谬误指的是我们无法在不编造理由或者强加一种逻辑关系的情况下观察一系列事实。对事实的解释会与事实混在一起,使事实变得更容易被记住,更符合道理。这种倾向的坏处在于它使我们以为对事物有了更好的理解。

一个人的死亡是悲剧,100万人的死亡只是统计学意义上的说法。统计学默默地存在于我们体内。
恐怖主义使人死亡,而最大的杀手仍然是环境,环境每年造成近1300万人死亡。但恐怖主义引起人们的愤怒,这使我们高估了恐怖袭击的可能性,当发生恐怖袭击时,人们的这种倾向更为强烈。我们对于人为的毁灭比自然的毁灭更感到痛苦。

我们接收和解释事件信息的方式存在的缺陷,以及我们对信息做出反应的方式存在的缺陷。

第七章 活在希望的小屋里

奖励向少数人集中的问题不在于使人们得不到奖励,而在于它造成的等级问题、体面的丧失和靠近底层的羞耻感。

某一年赚100万美元,但在之前9年一分钱也不赚,与在相同的时间里平均地获得相同的总收入,即10年内每年获得10万美元的收入,带来的幸福感是不同的。

你的幸福感更多取决于正面情绪出现的次数,心理学家称之为“积极影响”,而不是某次正面情绪的强度。也就是说,好消息首先是好消息,究竟有多好并不重要。因此,要过快乐的生活,你应该尽可能平均分配这些小的“积极影响”。大量一般的好消息比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更令人感到幸福。

让我们把世界分为两类。有的人就像火鸡,面临巨大的灾难却不知情;有的人正好相反,他们等待着让别人大吃一惊的黑天鹅事件发生。

第八章 永不消失的运气——沉默的证据问题

现在看一看失败者的情况。这很难,因为失败者似乎并不写回忆录,即使写,我所认识的商业出版商也不会考虑给他们回电话(至于回电子邮件,算了吧)。读者不会花26.95美元买一本失败者的故事,即使你让

自传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武断地把某些品质与事件连成因果关系。

这些行业产出了大量失败者:挨饿的演员比挨饿的会计师多,即使你假设他们的平均收入是一样的。

我认为教育系统的最大问题在于强迫学生把原因从相关问题中分离出来,让他们对不做判断和说“我不知道”感到羞耻

第九章 游戏谬误——愚人的不确定性

为什么那么多在校成绩好的人最后一事无成,而那些学业落后的人却在赚大钱,买钻石,甚至获得某个真正学科(比如医学)的诺贝尔奖?这有些或许是出于运气,但学校知识的简化与反启蒙特性阻碍了人们对现实生活的理解。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面临的不确定性与我们在考试和游戏中遇到的简化情况之间几乎没有相同之处。

我们喜欢可触摸的东西、被证实的东西、显而易见的东西、真实的东西、可见的东西、具体的东西、已知的东西、已观察到的东西、生动的东西、视觉性的东西、有社会特点的东西、被灌输的东西、富有情感的东西、突出的东西、典型的东西、打动人心的东西、富有戏剧性的东西、传奇的东西、美化的东西、官方的东西、学术性的空话、虚有其表的高斯派经济学家、数学废话、华而不实的东西、法兰西学院、哈佛商学院、诺贝尔奖、黑西服白衬衣加领带、令人激动的演讲和耀眼的东西。而我们最喜欢的,是故事。

第十章 无赖预测

认知自大有双重影响:我们高估自己的知识,低估不确定性(也就是低估未知事物的范围)。

我们每天需要估计的数字主要属于极端斯坦,也就是说,它们具有集中性,受到黑天鹅现象的影响。

对一个信息不完整或信息缺失的不具随机性的变量(比如凯瑟琳二世的情人数量)的猜测,与对一个随机变量:(比如明天的失业率或明年的股票市场情况)的预测是没有区別的。从这个意义上讲,猜测(我不知道但别人可能知道的事情)与预测(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是同一回事。

第十一章 怎样寻找鸟粪

我们已经看到:

1.我们既爱筛选,又爱进行“狭隘”思考(认知自大);

2.我们的预测能力被大大高估,许多认为自己能够预测的人实际上不能。

第十二章 认知斯坦——一个梦

有些真理只有孩子能看到,成年人和非哲学家被现实生活的琐碎所囿,不得不操心“严肃的事情”,于是为了一些看上去更重要的问题拋弃了洞察力。其中一项真理是关于过去与未来之间的巨大差异。由于我一生都在研究这一差异,我现在对它的理解比儿时更深,却不如儿时生动。

我们在总体上高估了不幸事件的影响持续的时间。

第十三章 假如你不会预测怎么办

不要浪费时间与预测者、证券分析师、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争论,除非是拿他们取笑。

我永远不可能知道未知,因为从定义上讲,它是未知的。但是,我总是可以猜测它会怎样影响我,并且我应该基于这一点做出自己的决策。

第十五章 钟形曲线——智力大骗局

如果你在大学上过(无聊的)统计课,不明白教授为什么兴奋,不知道“标准差”是什么意思,不要担心。标准差的概念在平均斯坦以外毫无意义。假如你上过审美神经生物学或者殖民地时期之后的非洲舞蹈课程,这显然对你更有好处,也更具娱乐性。从经验主义的角度,这一点很容易看出来。

世界并不存在高斯分布的普遍性,它只是一个思维问题,产生于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