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每一个生活的地方,除了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之外,理发店或许是人们最经常光顾也最容易忽视的基础设施了。

很小的时候在农村里,由于经济条件的原因,人们对理发的要求不高,只要能够定期的剪短即可,没有人会去在意什么发型的问题。每隔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候,便会有固定的师傅带着简单的工具来到村里便于取水的老井旁边,给村里的每个人尤其是老年人剃头刮须,满足最基本的需要。收费也比较简单省事,由村里选出一个有威望的代表负责收取“年费”,平均下来,大概每次一块钱以内。每次理发的日子,也是人们聊天的时候,我便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不仅理了发,也满足了我对于村庄过去的些许了解。这样看来,不仅满足了人们的生理需求,更解决了一定的精神需要。现在回家里,还会偶尔能见到这样的场景,大多依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只是不知道价格会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我在想,不知道这样的一种习俗能传承多久。

后来上了高中,来到了县城里,理发条件比在村里面好了很多,再加上年龄的增长,对发型有了一定的认识和要求,总是会希望理一个漂亮的发型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印象中,那个时候理一次发大概五块,比小时候在家里贵了不少。但高中学业压力比较大,能够出去理发的时候也比较少,有时候甚至两个月才理一次,再加上在学校住洗头的频率也比较低,于是经常看到有的同学蓬头垢面的坐在教室里背书的情景。

上了大学以后,大家对自己外在的重视有了更进一步的提高。对于理发这件事表现得尤为明显。我有一个同学,达到了每周理一次发的程度,多么的不可思议。学校后门有很多的理发店,但里面理发师的流动性都比较强,有时候上次理得很好的理发师,下次来已经走了很久。四年下来,唯一一个没有换过理发师的理发店就是学校里面食堂附近一个不太大但装修得很干净的小店。我便是在这里理了四年的头发,到后来跟师傅都成了朋友。除了人员的固定,我更看好的是两个理发师的技术。每次都是大刀阔斧,咔嚓咔嚓的十几分钟之后一个崭新的面容便会出现。这不仅提高了双方的效率,更是让人觉得他们对自己理发的技术充满了自信。两个理发师都是福建本地人,理发时候会谈一些当地的风俗之类,有时候聊到深处,甚至会理完发继续聊,不甚畅快。记得08年刚上大学时候每次理发8块,到后来长到10块,又到15,一直到毕业时候的20,不变的始终是店里的两个理发师,也算是见证了理发价格的变迁。

来上海两年多了,也换了两次才算是定下了现在一直去的理发店。刚来时在学校里面理,每次8块钱,让人错以为上海的消费如此之低。价钱便宜自然理发的人很多,每次都要排队很久,而且理发师理得也很慢,一点一点往下剪,完全没有以前理发时候那种快感。后来就出去找了个店,出现的问题是,不仅价钱贵,而且理发时候不停地推销会员卡,给我一种不办卡就不能活着出去的感觉,以后便再也没有去过。直到后来一次,经同学推荐去了一直稳定到现在的理发店。价钱还算合适,人员也比较稳定,理发的技术也不错,最主要的,不会不厌其烦的给人推销会员卡。但我还是办了一张会员卡,不仅便宜一些,而且方便,我也没有再去其他店理发的打算,至少短期内不会。这件事还可以看出,理发店的口碑很重要;一旦定下来,我便会成为长期的会员,这也是用户的粘性吧。

在自己生活的地方有一家合适,让自己满意的理发店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