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家乡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放假十分想回去;回去一段时间便会觉得无聊;临走时又开始依依不舍。这便是我这样一个经常在外的人对于家乡的一种特殊又矛盾的复杂感受。我相信和我一样有这种感受的人肯定有很多。

回家过年是大部分在外学习、打拼的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为了能够与家人短暂的团聚,他们不惜万里跋涉,毅然决然地踏入了春运的大军。不禁要问:是什么造成了这样一种特有的现象?是由于传统,由于人多,由于平时没有时间回家,最重要的,是由于区域发展的不平衡。如果自己家乡的经济发展的像北上广一样发达,家乡的医疗卫生教育基础设施等条件与那些一线城市一样甚至是差距小一点,还会不会选择离开家乡去那些地方打拼?对于我来说,答案是否定的。

这个春节,一篇博士春节返乡手记在网上广为流传。对于其中写到的一些现象,我深有体会。

“你会发现,普通火车与动车的氛围完全不同。在动车上,相对比较安静,大家不是玩电子产品就是睡觉,相互间很少交流;但是,在普通火车上,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在热烈地交流,还有打牌、吃东西的,做什么的都有,也有用劣质手机放歌曲的,大家都不担心打扰到别人,也没有人认为别人的做法对自己是一种干扰。慢车上的风格是粗犷的,是人间生活的那种氛围。”

我的家乡在河南省的一个普通的农村。每次回家,我需要先坐15个小时的火车到达所在的城市,然后换乘两次汽车才能到达家里。这样算来,从学校到家里大概需要乘坐四到五种交通工具,历尽各种折腾。如果家乡的发展水平与这里一样哪怕是差距小一些,我也不会选择这里。

他还写到,

“我觉得,当前农村的亲情关系,很大程度上是靠老一辈建立的关系维系着。在老一辈那里,这种关系处在一种相对稳定的时空里,但对年青一代来说,大家的关系早已被现实割裂了……大家拜年,不再是为了亲戚间互相走动,馈赠礼物,交流感情,而只是为了完成传统和长辈交代的一项任务。悲哀的是:如果老一辈都不在世了,新一辈的联系也就慢慢断了。”

这一点我也十分的有感触。80后出生的我们,父母双方一般会有好几个兄弟姐妹。在家里的一些平时也许会有那么几次的见面,而对于那些常年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年到头也就春节有时间到长辈家里拜年见面了,“走亲戚”成为了回家的必须流程。问题在于,我们有太多的亲戚要走,而假期的时间却又太短,于是,到有的亲戚家刚把礼物放下便要去下一家,连一杯水都没喝,更不用说一起吃饭,交流,增进感情了,完全是出于传统和任务来完成。而带的礼物,有时候明明知道过年时候的东西很不好却还是要送,这又是另外的一个“面子”的问题了。

我不知道用脏乱差来形容养育了自己的家乡合不合适,但那却是是我看到的情况。在混杂着泥土的水泥路上,开着私家车是最近几年常见的现象。在县城中,本来就不算宽阔的道路上塞满了各地牌照的私家车,很多甚至完全不按交通规则行驶停车,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很大的不便。我所在的村庄,空心现象十分严重,很多破旧的房子早已没有人居住,从我上小学时候就开始提的新农村建设至今仍无踪影,不得不感叹效率的低下。我相信这样的村子一定还有很多。

一方面,我希望家乡一如小时候嬉戏打闹过的地方那样,那是父母和更老一辈长相厮守的地方;另一方面,想让家乡发展的更好。也许,后者要以牺牲前者为代价,但它一定要让生活在和曾经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更加满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