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贴出一篇四年前写的旧文,怀念一下在鼓浪屿上面的一次露营,以及曾经的那些生活。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也许一辈子也就不会在做了。而也有些事情,当你在想起要去做之后与遗忘之前不去做,也许就真的再也不会想起要去做了。

酝酿了将近一个月之久的班级春游活动终于在昨天顺利诞生。趁着记忆的保持量还未衰减至一个足够小的量以至于难以回忆起春游的行程乃至细节,姑且以流水账的形式按时间先后顺序将整个春游的过程大致记录下来。

设想在若干年后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女生品着果汁和甜点,闲情逸致的翻阅着时尚杂志;而男生,捧着一杯可口的温茶,翻阅着积淀多年的照片,听着或古典或流行的音乐,凝神的审视着远方的那片海的情景的时候,也许,会回忆起曾经在一个春天的晚上,我们在鼓浪屿的沙滩上侃天论地,斗地主,打八十…


时间:2011年4月9日下午2:00到2011年4月10日上午09:00

地点:鼓浪屿

事件:露营

人物:庄远鹏,张先仁,吴华刚,闫志伟,王亚飞,帅国鹏,苏华强,张贵雄,王益彬,孙郅超,苏新东,袁平俊,简胜龙,林文礼,蔡伟,洪丁达,陈启望,卢启水,冀文青,张梦苑,张艳萍,王杏花,颜艳丹,张琳,黄鸿,苏慧茹,刘秋兰(男生排名按宿舍分布,女生不分先后顺序)


2011-4-9 11:31am

从男生宿舍刺#3四楼出发,叫了大概七八个人,一起下去吃饭,吃完之后分为两批,一批去超市买东西,另一批到凤#1A613搬帐篷。帐篷搬下来后放在了宿舍楼管那里。

2011-4-9 12:28pm

一起回到宿舍,稍微收拾一下东西,休息一会儿。

2011-4-9 13:32pm

时间差不多到了,先仁开始挨个宿舍叫人,有的人可能还在睡觉,我已经在下面看着生活大爆炸,前前后后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的时间,总算是都差不多准备好了,开始从宿舍出发。再次到凤#1那边取了帐篷,拿了东西之后一起直奔学校大门。期间亚飞因为忘带了公交卡又重新回了趟宿舍。当所有人都到了大门口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两点钟。

2011-4-9 14:03pm

我,水哥等一部分人先到了BRT的站里,刚好过来了一趟车,但由于后面的人还没有过来,为了便于集体行动,暂时没有上车,等到了下班车,挺给力的,加长的,后面一节都是我们的人了。在车上睡着了一大半,大彬抓拍了几张。

2011-4-9 14:50pm

终于到了终点站轮渡码头站,三楼候车室下来之后直接拖着东西,帐篷等走着来到了鼓浪屿码头。几个人去了一下卫生间之后开始一起去码头上面等船。需要的依然是耐心,在这个小巧玲珑的海滨城市里,即使在不是黄金周甚至节假日的周末,都会吸引着为数不少的游客,更何况对面那个地方叫做鼓浪屿。应该庆幸的是,等待的时间还远未达到我的忍耐的极限的时候就有了一艘船,确切的说,大概只过了十多分钟,而且人也不是相当十分的多。本打算照例多花一块钱去二楼的,但由于所带东西比以往历次所带东西之和还要多,就直接待在了一楼。

2011-4-9 15:28pm

顺利到达对岸,拖着行李下了船之后在前面稍微逗留了片刻之后便在先仁的带领之下直奔最终的目的地:鼓浪屿别墅沙滩露营地。上去之后向右走,依然的大量游客存在。与往常一样,总会见到若干对拍婚纱的新婚燕尔,摆着婀娜的POSE,全然视我等游客于无物。一路走下来,与往常比没有太大差别,不同在于平时一般不会有这么多的人一起去逛。正所谓人多话题多,一路上耳朵不停的享受着这样那样的段子。

2011-4-10 16:42pm

在先仁的正确指导与带领下,顺利到达了露营地点:离海边沙滩大概几十米左右的一片并不是十分茂密的所谓的草地上。短暂的休息之后便开始忙了起来,搭帐篷。不得不说这也是一门学问,而且是一门整天泡在实验室或者图书馆无法触及到的学问,即使你来到了现场但只是贡献了眼睛和嘴巴,也不可能又什么长进。一共是六个小帐篷和一个大的,小的很快就搭好了,而且造型还不是十分差劲儿。大的也在大家的认真钻研下很快被攻破,不得不提的是主任的“铁头功”,为本次搭帐篷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1-4-9 17:18pm

晚上的栖息之地搭建完毕之后的重点便放在了吃东西上面。“吃东西喽!”一声吆喝之后迅速的行动了起来。最受欢迎的东西非泡椒鸡爪莫属。在零食这方面造诣不深的我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发现什么才是我最喜欢吃的,不过好在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喜欢吃的。这让我有的时候会感到一定程度的不自在。没有个性或者也是一种个性。馒头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对于肚子饿的人来说更是如此。集体带的二十几个馒头平均每人一个之后多数人发现意犹未尽,所幸晚上才会到的蔡伟还能在这方面做出贡献,“再买30个馒头带来!”老庄发号施令。只是后一批馒头又原装返回,当然,这是后话了。

2011-4-9 18:02pm

几个人已经去了沙滩上开始了沙滩排球。一部分人开始计划着到达龙头路的行程,目的之一是为了完结179VS189之争,当然更重要的是再次品尝一下龙头路那家的海蛎煎。郅超和龙哥留守帐篷,杀起了三国。差不多已经到了傍晚了,天色微暗,茂密的树林徒增了几分阴森的气氛。只是在这么一个城市里永远无法体会到北方乍暖还寒,春暖花开的场景。毕竟这里所谓的冬天根本就无法称得上寒,因此树木也不会像北方那样一到冬天一派凋零,视觉上的更替也便无福消受。一定意义上说,分明的四季也是对北方人的一种恩赐,至少是对那里肃杀的冬天的一种补偿。

2011-4-9 20:45pm

这期间的两个多小时里,与往常逛鼓浪屿时并无太大差别,之一便是人数的增多。中间时候与另外一拨打排球的人取得联系并顺利在龙头路会和。上面关于179VS189之争也因街道变更而不了了之。所幸原来那位师傅还是有印象的,哪家人多去哪家,宁可排着长队也要吃到这里的海蛎煎,还好人不是特别的多,师傅熟练的操作着厨具,七份香喷喷的海蛎煎很快做好,“这东西最好趁热吃了”。不错不错,街道的变更并没有让师傅的技术有所下降。每次来到龙头路,看着两边的小吃,总会想起台湾偶像剧里面的小吃街,不得不说确实有几分相似。

2011-4-9 21:26pm

差不多酒足饭饱腿酸脚痛的时候,开始考虑着返回营地,开始计划中的扑克事业。由于目的明确而且时间也差不多不早了,很快便走到了帐篷的地方。给两位留守“三国战神”带的海蛎煎也差不多没了温度,口味定然没有趁热吃得好,不过还是由于长时间专注于三国事业而未进食便很快的解决了。其他人回来稍事休息后便开始组队打牌了。斗地主的全国统一版的,规矩不用多讲,倒是打八十,会的人不多不说,而且各地的规矩又不太同意,只能慢慢凑合了。还好代沟不是太大。这期间不得不提的是老冀的歌声,简直是不堪入耳摧残人命惨绝人寰外加绵延不绝啊。大概打了两个多小时,我要出去帐篷透透气,看看晚上的海。

2011-4-10 00:13am

洪弟弟接了我的班之后我便走出了帐篷,跟想象中的温度完全不是一个等级,没有嗖嗖的海风,没有咆哮的浪涛。几个人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夜深人静,偶尔能够听到帐篷中的说话声与不远处百鸟园中的鸟叫声,月亮也正悬空而挂,适合的亮度恰到好处的看到对面的人却看不清人的表情。很明显,这是一个十分适合心灵交谈,尤其是谈情说爱的氛围。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你完全没有了白天羞涩而难以开口,也不会因为相识不熟而闭口不谈。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书,你只要说出你的故事便会有人聆听,答复。先仁最先讲了一个关于十二个电话与一个女生的故事,大家的看法是一致同意其大胆的表白自己的内心。

后来陆续谈到了男生女生,每个人的爱情观,婚姻观,谈起了对不久将来的计划,谈起了书,谈起了电影,谈起了人生。

有人问起二十几岁的女生除了自身修养外还要关注什么,我还是重复那个答案:时尚。因为青春不等人,青春对于男女生来说一点儿都不平等,而一个女生的青春就在二三十岁,如果不精心的包装自己,以后恐怕有很少的资本了。那么男生呢,一定要学会回忆和改变,一个人经常回忆,才会铭记提炼那些走过的日子,才会以一种现实人的姿态重新打量,或感动,或感伤,或慷慨激昂,或意兴阑珊。至于改变,那是在所难免,而且也是必须。

2011-4-10 02:03am

已经有人开始犯困了,第一个钻进帐篷里睡觉的是老冀,也标志着座谈会的结束。仍然会有一些人,睡意全无。贵雄和我一起沿着海边走了一段,发现不远处还有几个人在沙滩上玩儿,真是不怕冷,事实上也确实不是太冷,问题的关键在于此时是凌晨两点,雅兴不浅。回来之后贵雄也步了老冀后尘,钻进帐篷睡了起来。小帐篷里面的几个人还正在打八十,而且激战正酣,看不出一点儿要睡的迹象。坐在旁边稍微观战了一番。

2011-4-10 02:56am

差不多能睡着的都已经睡了,没睡但不代表睡不着的依然在打牌,还有几个没睡是由于睡不着的似乎没什么事要做了。事实上只是没什么事要做,大凡睡不着觉的时候往往是因为在想什么而不是在做什么。这句话有点儿啰嗦。

时间并非是绝缘体,语言也并非一定是障碍,梵高,跨越了一百多年的时光,来到了海边,与海子对话。月光照亮了他们的声音,仿佛一把锋利的刺刀,熠熠生辉,足以使一切世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作为这场对话的见证人,我像木偶一般端坐在一旁,呼吸都不敢用力,生怕他们的刺刀向我转来…所幸他们似乎看出了我对他们的膜拜,对于我这个风尘俗人的冒然出现也并未给予太多的理会或者处置。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水打湿了梵高画布一般的裤腿,一声仰天长啸仿佛是对海子的告别之后,轻轻的走向了泛潮的大海,轻轻的消失在黎明前最后一抹夜色中。海子也不甘寂寞,踏着海浪,慢慢的消失在视野之外…我抬头望了望破晓的天空,一如他们纯洁得一尘不染的生命。

2011-4-10 05:06am

站起身来,我看到帐篷中的人开始躁动起来,而有的人却是刚刚睡去。后来才知道那一帮人连续打了七个小时的牌,真是厉害。看到一个帐篷的门开着的,空气应该不错,我也钻进去小睡了一会儿。很明显,我也需要休息。

2011-4-10 05:26am

不知道被什么声音惊醒了之后脑子变立刻清晰了起来。二十分钟高效的睡眠足以让我重新恢复过来。大家也都差不多起来了,睡好的和没睡好的。断断续续的说着属于早晨的话题,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儿,麻利的收起了帐篷,简单的收拾了之后便开始返校。要不是却实太累,肯定还要在上面再走上一走,也许已经来过很多次,但肯定没有看到过如此幽静刚刚睡醒的鼓浪屿。

2011-4-10 06:48am

很快便来到了轮渡码头,买了票之后在这儿又合了两张影。不是很久的等待之后便踏上了返回的渡船。此后的两个小时时间里辗转于水,陆,“空”三种交通工具,顺利的到达了学校。

2011-4-10 09:06am

到了学校之后,依然要拖着疲惫的步子把帐篷还到了凤1#6楼,到餐厅吃了点早餐之后便各自回了宿舍,春游告一段落。此后长达六个小时的时间不省人事,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将近四点钟。便开始回忆起了此次鼓浪屿露营的整个行程……


任何一部史书的编撰都不可避免的加入了编撰者的主观看法,即使是那些所谓的官方的史官,都不可能完全客观的记录一段历史。何况对于一个不是史官的人记录一段不是历史的历史。那么,关于此次班级春游,纯粹是按照自己的主观记忆以流水账的形式一一记录。

关于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的记忆,还在继续。总觉得会有一天,哪怕是凌晨两点,你翻来覆去的回忆着某个城市的某些记忆,迟迟不能忘记。我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归属感吧。

是的,我们应该学会回忆和改变,一个人经常回忆,才会铭记提炼那些走过的日子,才会以一种现实人的姿态重新打量,或感动,或感伤,或慷慨激昂,或意兴阑珊。至于改变,那是在所难免,而且也是必须。

很显然,无论是在鼓浪屿之滨听着汹涌的波涛拍打着已经腐蚀的岸崖,还是坐在明亮的图书馆自习室里用典雅的韵文描写着烟雨霏霏的南方暮春,抑或是在宿舍里抑扬顿挫的敲击着键盘以获取短暂的心理快感,我们都不能够忘情于眼下应该为之奋斗的目标,考研也好,工作也罢,必须要有所追求。

没有绝对完美的电路,就如同没有绝对完美的人。但每个电路都有独一无二的品质和特性,它们有好有坏,有自己的优点缺点,就如同人一样。我们的IC设计,其实可以和任何一门艺术媲美!

08微电,未来中国集成电路系统工程师诞生的摇篮!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