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我有两串钥匙,一串用来开门,另一串也是用来开门。昨天,其中的一串残忍的离我而去,至今下落不明。

不久之前,我从图书馆借了两本书,一本是专业方面的,另一本是小说。那本小说在某个时刻突然不见了。

当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可以再买一本还了,只要是出版日期在所丢的那本之后的就行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图书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只要是一样的书还不行,还管什么出版日期,然后才是庆幸自己的损失还不是太大。

当我发现那本书不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的时候,我一直固执的认为它没有丢。只是它在这里过的不太舒服了,暂时出去溜达一圈。于是我没有过多的在意。

时间过了很久,但我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它。

钥匙用来打开家门,书用来打开智慧之门,我却同时把他们弄丢了,这让我的身体和灵魂去向何处。这是一个相当严重又无可奈何的悲剧。较之于喜剧,悲剧更容易引起人们内心那种悲天悯人的固有情结,进而产生更深的烙印。

可是我却怎么也不能喜欢上这样的悲剧,它除了带给我内心的烦躁的同时,更加严重的是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不便。

很喜欢一种感觉。有些东西你以为它丢了,而事实上它并没有丢,而这个东西对你来说还算是比较重要,于是你开始寻找。当你找到你自己都失去耐心不想再找的时候,它却出现在你的面前,还傻傻的对着你笑,似乎是在逗你玩儿。

遗憾的是,这本书和这串钥匙都还没有让我找到这种感觉。但我依然固执的认为它们没有丢,只是我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期待着某一天,在某个地点,它们都出现在我的眼前。而这,或许也可以称为对生活的希望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