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这是唯一一本我没有看内容介绍就读完的书,全托《陆犯焉识》留下的好印象。事实上,两者确实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起初,两个人由于某种原因被迫结合在一起,男人怎么都不爱女人,而女人却是把男人当偶像一样崇拜,且无可救药地爱着。男人经历了被时代扔至命运最低点,而女人则一下变身生活小能手支撑起了整个家。于是在男人摆脱了莫须有的罪名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最不可分离的便是那个自己不喜欢了大半生的妻子。

以上,对于两本书都适用。

好的小说应收放自如,适当克制情感,不要带入太多个人情结,这两本都做到了。有的作家有时怨气太重,过于自恋和自怜,缺少一种置身事外的叙事感。而严歌苓却不同。她对于语言的拿捏充满自信,有一种钱钟书式的大气,这在女作家中是很少见的。

田苏菲是一个好女人,却不是早期的欧阳萸喜欢的类型。他们在一起的唯一理由是女儿。面对田苏菲炽热而毫不掩饰的爱,欧阳萸的沉默是最好的证明。沉默是致命的指责,但对于田苏菲似乎没有效果。她是一个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不会撒谎,任何的情绪都流露于言表的人。而欧阳萸则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他内敛,有气节,高傲。他认为田苏菲不是那个他能够与之深入交谈的对象,并不加掩饰的承认自己的出轨行为。直到欧阳萸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莫须有的指摘与批斗,田苏菲独自撑起了整个家,从好变坏,又从坏变好,才让欧阳萸最终意识到,自己最不可分离的便是那个自己嫌弃了四分之三生命的妻子。终于,他们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谈来了浪漫。

与此欧阳萸相对的是,都汉对于田苏菲的喜欢自始至终都是直接的,毫不掩饰的表达,哪怕是他当着后来自己的老婆的面。而田苏菲没有得到都汉的“实惠”的爱情的唯一原因,是她年轻时对于欧阳萸的无法抑制的仰慕与爱恋,于是便有了他们的女儿欧阳雪。欧阳雪是都汉没能得到田苏菲的最大障碍。即便如此,都汉仍然可谓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后来田苏菲多次危难时刻有求于他,都爽快的答应,谁让他这么的喜欢田苏菲呢。直到去世时,都汉都命令部队去看田苏菲的戏,对于田苏菲来说,有这样的一个人也算是值了。比起那些她时常嫉妒的欧阳萸的情人,都汉才是最应该让欧阳萸嫉妒的人。直到最后,欧阳萸才算是让她如愿以偿——经历了生活的种种,他终于表现出自己对都汉的嫉妒。

文革之于中国是一种巨大的灾难,而之于那个时代中国的文人,却也算是一种幸运,因为文革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写作素材。我始终觉得,一个好的作家,其切肤之痛的经历与他的写作手法同等重要,所谓巧妇乃为无米之炊。而文革恰恰给予了他们无可比拟的影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