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1

小时候,看到每一种香烟的盒子上面都有“吸烟有害健康”的标志,就问老师:

为什么吸烟有害健康,国家却还要卖烟?不要生产烟不就不影响大家的健康了?

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孩子,香烟是国家和社会必需品,不能停止生产。

我默默地点点头,表示很不理解。一个对健康甚至是生命有害的东西却是社会必需品,这对于一个纯真的孩子来说,太难以置信了。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那位老师的儿子是在烟草局工作的!

2

找工作的时候,面试结束面试官问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问他。有一个哥们儿问:公司能不能抽烟?面试官说可以,公司有专门的抽烟室,这下那个哥们儿放心了。

我不抽烟,但我举双手赞同设立抽烟室这样的做法。因为我相信有人会有抽烟的需要,同时其他人有避免自己吸二手烟的权利。

3

从6月1日起,北京开始实施严厉的控烟措施。

事实上,这并不是北京市第一次控烟,曾经在在1996年和2008年奥运会之前两次颁布禁烟令。

结果是每一次都被人们普遍无视,在酒店大堂、公共卫生间和健身房的更衣室,仍然烟雾弥漫。

在餐馆、KTV、酒吧这些场所全面禁烟的做法我支持,但是对其效果持怀疑态度。

总不能让一个小餐馆的老板冒着得罪顾客的风险去告诉他们这里不能抽烟吧?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做生意了。

所以,颁布禁烟令只能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则是另外一回事儿,“执法必严”就只能呵呵了,别忘了这是在中国。

4

我们来瞅瞅其中的一些规定。

禁止烟草制品销售者从事下列行为:

(一)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

(二)在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100米内销售烟草制品;

(三)通过自动售货机或者移动通信、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非法销售烟草制品。

第(一)条和第(三)条我都同意。

第(二)条我不是不同意,只是觉得有点搞笑。是不是说:在这些场所周边101米的地方就可以销售香烟?也许是我有点过于矫情了。

5

禁令一实施,连岳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我的禁烟观》,充分展示了他对于政府这一“强盗”行为的愤怒。乍看一下,他说的每一条似乎都有道理。

比如这句:

一个人的身体,只能由他说了算,他愿意付出健康的代价,换取过烟瘾的愉悦,这种自由,神圣不可侵犯。不然,政府就得禁止一切有害健康的行为:肥胖、“垃圾食品”、糖、从不锻炼、性生活过少……

大致正确,也得到了媒体人魏武挥的基本认可

但我觉得有点无理取闹和过于理性。对于我们来说,假如这个人是我们的父母、爱人,我们能够做到对他这种抽烟的行为不闻不问吗?

6

理论上,北京禁不禁烟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现在不在北京,以后也不打算在北京。

但是,我依然举双手赞成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规定,并希望以后其他地方也能够这样做。只是对其效果持怀疑态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