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下面这些话写在五年前,现在看看,有点儿怀念那个时候的生活,以及那个时候的自己。

(一)

起来冲个澡,洗漱完毕,已经是上午过半。很久没有这样的生活了,本打算昨天就要起晚点犒劳一下自己的,不过还是因为失眠等主观原因加上NBA总决赛等客观原因早早的就爬了起来,打开电脑比赛即将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洗刷完毕,时隔多日再次欣赏了一场激情的比赛。这个晚上下半场的Kobe,就算是耶稣来防都会有问题。可洛杉矶还是因为整体实力稍逊一筹而败走北岸花园。赛后采访Kobe,他嘿嘿的笑着说自己没有信心回到主场赢球。呵呵,Pierce也笑了,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二)

呵呵。收到过我短信的人应该都知道,我喜欢这两个字,当然这只是在以前。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字我忘了用了。记得又一次换了号码,没有署名给某老师发了一条短信,并问她知不知道我是谁,当然,短信的内容包括我那标志性的“呵呵”。看到呵呵就知道你是谁了啊。呵呵 。。相比于哈哈,嘿嘿,嘻嘻,我更喜欢呵呵。就像某些事情你知道的,没有也不需要理由。

(三)

看了一篇Blog里的文章,说,如果你对人越来越没耐心,如果你说话的时候开始不看着别人的眼睛,你开始不喜欢那种矫情的文章…种种种种,证明你已经开始变的世故和世俗。可能我真的变了。我一直认为,如果自己都发现自己变了,那是确定他已经变了。这句话有点罗嗦。因为事实是,一般一个人变了,无论是性格,思想,世界观,人生观,他自己本人肯定不是最先发现的。如果他发现了,那基本上确定他变了。

(四)

前不久收到一封主题为近况的邮件。上面有一个问题,觉得自己十年后会在哪里:欧洲,Maybe 。概率大致相当于小布今年抽中状元签的概率。可以称之为理想,或者梦想。当我想以一个词来表达音乐时,我找到了维也纳;而当我想以一个词来表达神秘时,我想到了布拉格。有钱有时间的话会去旅行。定居荷兰,也是一个很有创意的的想法。

(五)

注意到了两件事情,觉得我们的天朝还是很有人文关怀的。昨天为了写一篇世博会对中国文化经济政治的影响的文章,看到一个材料说世博会期间世博场所的男女厕所比例为1:2。而另一件就是关于世界杯的。由于世界杯激战正酣,学校破天荒的将宿舍的电视信号在晚上7:00到10:00不断。我试着让自己变得不再那么的愤。可能会有很大的难度。

(六)

这个学期初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把明朝那些事儿看完了,结尾有点玄。当年明月的意思是这样的:天下不是属于朱元璋的,也不是李自成的,更不是皇太极的,而是属于象徐霞客这样的千千万万的普通人的,这才是当年明月所要表达的意思。伟大的历史成全英雄人物,英雄人物造就了灿烂的历史。历史就像演戏。使人眼花缭乱,一个叫花子居然坐上了皇位,一个土农民居然推翻了大明江山,这就是历史。

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在是将来的历史。史书并不等于历史。皇帝的意志,史官的主观意志,后人的误解,年代的久远所引起的遗失,无一不在影响甚至是改变着我们看到的历史。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我们看到的历史并非真正的的历史,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些文字罢了。而文字总是枯燥的,只有从文字的缝隙间,在时间的长河中去窥测一段历史的真相,才能让我们感到兴奋。

(七)

新三国的失败之处在于它粗糙的台词以及肆无忌惮的篡改史实,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说这是拍戏的需要。高希希说:

新《三国》拍的是剧不是历史,观众不用较真。

他的意思就是默认自己犯了错,又不愿意改正,还不让观众计较。他以为自己是曹操吗?新《三国》虽然不是历史,但应该尊重历史,尊重观众。

尽管这样,还是坚持着把它看完了,因为喜欢曹操。突然觉得没读过三国真的是一种遗憾。

“过去有人看错我,现在有人看错我,将来还会有人看错我,而我还是我,我从来不会害怕别人看错我。”

曹操的可爱之处正在于此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