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最好的告别》这本书都出现在Kindle电子书畅销榜很靠前的一个位置,但我一直都没有看,完全是因为副标题翻译的不好。

字面上看,副标题应该是:医疗与临终关怀;看完全书,也可以说是:如何面对衰老与死亡。而可能是出版社的考虑,才起了这么一个俗套的副标题:关于衰老和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

作者阿图·葛文德,不仅是一位医生,更是一位作家。他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外科教授,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病患安全挑战项目负责人,克林顿、奥巴马两届美国民主党政府的医改顾问;《纽约客》杂志医学专栏作家、美国麦克阿瑟奖获得者、2003年美国最佳短篇奖得主、2002及2009年美国最佳科学短篇奖得主,《时代周刊》2010年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中唯一的医生。

作为一名医生和作家,葛文德将自己多年的从医经验和思考感悟写成了三本书,分别是:《医生的修炼》、《医生的精进》和《最好的告别》,通过一个个具体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富有人文情怀的医生对于医学、疾病、衰老和死亡等方面的深入思考与感悟。

在《医生的修炼》中,葛文德讲述了亲历的十几个故事,通过这些故事揭示了临床医生的精神发育历程。在《医生的精进》一书中也有很多具体的案例和有趣的故事,讲述了一个医生的思考。

而最后一本,也是作者最新的一本书,《最好的告别》是其写的最好的一本,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本。在这本书中,葛文德变得宿命起来,他深知,医学再怎么发愤图强,依然无法摆脱一个很确定的结局,那就是永远也无法战胜死神,生命的最后一课必定是衰老与死亡。

在序言中,作者首先指出:

在医学院读书期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不包括死亡。

然后通过一个癌症患者末期的故事引出对于死亡这一问题的思考。

现代科学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生命的进程。跟历史上任何时代的人比起来,我们活得更长、生命质量更好。但是,科学进步已经把生命进程中的老化和垂死变成了医学的干预科目,融入医疗专业人士“永不言弃”的技术追求。而我们事实上并没有做好准备去阻止老弱病死,这种情况令人担忧。

其实,患者死亡并不代表医生的失败。死亡是极正常不过的现象。死亡可能是我们的敌人,但是,死亡也符合事物的自然规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死亡可能是一个敏感而忌讳的话题。作为医生,作者深知生命是一条单行线,一步一步走向衰弱和死亡,生老病死的进程不可逆的。

人们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应该如何优雅地跨越生命的终点?对此,大多数人缺少清晰的观念,而只是把命运交由医学、技术和陌生人来掌控。

其实,我们应该做的是坦然的接受慢慢的变老这件事,并为其做好充分的准备,而不是简单地把命运交给医学、技术和陌生人来掌控。

大多数高龄老人,他们最害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那之前的种种状况——丧失听力、记忆力,失去最好的朋友和固有的生活方式。对于一个老年病人,现代医学可以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应该努力治疗,而什么时候该放弃治疗则应该由自己来决定。能够让一个什么优雅的结束也是对其应有的尊重。

当我们年老和患病的时候,至少需要两种勇气。第一种勇气是面对人终有一死的事实的勇气——寻思真正应该害怕什么、可以希望什么的勇气。但是更令人却步的是第二种勇气——依照我们发现的事实采取行动的勇气。

对于医学工作者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我们一直都搞错了。我们认为医生的工作是保证健康和生存,但是其实应该有更远大的目标——我们的工作是助人幸福。幸福关乎一个人希望活着的理由。那些理由不仅仅是在生命的尽头或者是身体衰弱时才变得紧要,而是在人的整个生命过程中都紧要。

有时候,我们可以提供疗愈,有时候只能提供慰藉,有时候甚至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但是,无论我们能够提供什么,我们的干预,以及由此带来的风险和牺牲,只有在满足病人个人生活的更大目标时,才具有合理性。一旦忘记这一点,我们就会造成极其残忍的痛苦;而如果我们记着这一点,那么,我们就能带来令人赞叹的好处。

作为医生,事实上,作为人类,最有意义的体验会来自于帮助他人处理医学无能为力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医学能够解决的问题。

最后,作者以同样是一名医生的父亲死亡前的种种选择来结尾:

他从来就明白生命的短暂以及个人在世界上的渺小。但是,他也把自己视为历史链条中的一环。漂浮在这条水流汹涌的历史长河中,我情不自禁地感到无数代人的手穿越时间相握在一起。通过把我们带到这里,我父亲帮助我们理解,他是有着几千年历史渊源的故事的一部分——我们也是。

看上去充满了东方人的宿命观,但这或许正是我们面对死亡最正确的态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