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在中国,能够被称为先生的女人不多,杨绛大概是最被人所熟知的一位。

最近两天,杨绛先生去世的消息在朋友圈和各个新闻平台被无限地缅怀,可是,我们不曾知道,这会不会是先生希望看到的。有时候,缅怀一个人的去世容易,继承一个人的精神却显得很难。而杨绛先生关于人生,做学问的精神,大概是这个时代的人们最缺少的东西。

以下内容来自网络。

=======================

在很多人的眼中,杨绛与钱钟书是传统的 “ 才子佳人 “ 式的婚姻,非常值得羡慕。在清华大学就读时,杨绛与钱钟书初次见面。当时,她眼中的钱钟书衣着朴素,眉宇间 “ 蔚然而深秀 “。

后来,钱钟书写信给杨绛,约在工字厅相会。一见面,他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没有订婚。” 杨绛答:” 我也并非费孝通的女友。”

从此两人便开始鸿雁往来,” 越写越勤,一天一封 “,直至杨绛觉出:” 他放假就回家了。 ( 我 ) 难受了好多时。冷静下来,觉得不好,这是 fall in love ( 坠入爱河 ) 了。”

自与钱钟书成婚后,杨绛一直非常支持丈夫的工作、研究。为节约开支,杨绛还辞掉女佣,甘愿成为 “ 灶下婢 “,不辞辛劳地操持家务。但在她看来,从大小姐到老妈子,不过是角色变化而已,并不感觉委屈。

“ 我了解钱钟书的价值,我愿为他研究著述志业的成功、为充分发挥他的潜力、创造力而牺牲自己。这种爱不是盲目的,是理解,理解愈深,感情愈好。相互理解,才有自觉的相互支持。” 杨绛曾这样解释自己当时的做法。

在将生活琐事料理的井井有条之余,杨绛还以惊人的胆识保护丈夫的手稿。1945 年在上海,杨绛在日军传唤她时,镇定地藏好钱钟书《谈艺录》手稿,保证日后该书的顺利出版。

小说《围城》以及《谈艺录》等多部著作的出版,让钱钟书为更多的人所了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别人给杨绛的称呼是 “ 钱钟书夫人 “。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比起很多作家、文学家来,杨绛的文笔丝毫不逊色。

除去早年创作的几个剧本外,写于 1980 年的《洗澡》,是杨绛迄今为止唯一一部长篇小说,其中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各类知识分子的 “ 众生相 “。这部小说被施蛰存誉为 “ 半部《红楼梦》加上半部《儒林外史》”,其构思之精、文笔之妙可见一斑。

在爱女、丈夫相继辞世之后,时年已近九十高龄的杨绛开始整理钱钟书留下的手稿与中外文笔记,并翻译柏拉图的《斐多篇》。

2003 年,《我们仨》出版问世,这本书写尽了她对丈夫和女儿最深切绵长的怀念,感动了许多读者。

时隔四年,96 岁高龄的杨绛又推出一本散文集《走到人生边上》,探讨人生的价值和灵魂的去向,评论家盛赞其文字 “ 具有初生婴儿的纯真和美丽 “。

杨绛说:” 我家没有书房,只有一间起居室兼工作室,也充客厅,但每间屋子里有书柜,有书桌,所以随处都是书房。” 她非常满足于这样一种简朴的生活方式。

2014 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杨绛先生会封笔之时,她又为《洗澡》撰写续作《洗澡之后》,收入怀念丈夫钱钟书与女儿钱瑗诗作的《杨绛全集》亦如期出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