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breathewind 在《随笔 - 漫谈读书》中谈了自己对于读书的看法,尤其是为什么要读书,读什么书以及如何读的问题,很多书目和内容都是信手拈来,可见其知识有多么的渊博。当然,没有这样的积累是不可能去“吹牛”要写一个系列的《以管窥豹的历史》的。

我曾经写过一篇《我是如何阅读一本书的:非书评》,主要是关于我自己的阅读习惯,拿到一本书之后如何去阅读的问题。当然,阅读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方法和习惯,没有固定的、放之四海皆适宜的方式或者准则。

而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回答的另外两个问题是:为什么要读书,以及读什么书。

我不能做到像 @breathewind 那样旁征博引(这也是我特别羡慕别人的地方),但对于为什么要读书,我有一个最粗浅的认识是:我曾经经历过一些事儿,也读过一点儿书,时间久了,那些细枝末节早已被我忘了,但总有一些东西会剩下来,它们构成了我的一部分。虽然这部分还有点小,但足以让我感受到了通过其他一些方式没有过的体验,看到了一些通过其他的方式看不到的美好。

至于要读什么书,一直以来我都是像 @breathewind 那样完全按照自己的兴趣去读,没有兴趣的书真的是读不下去,“读”完之后也是不知所云。有一点很明确的是,畅销书不读,尤其是那些书店最显眼处的,名字看上去就很夸张的书。

而选书的话,我有一个习惯是顺着某个作者去选。如果你喜欢毛姆,那么乔治·奥威尔也基本上应该读过;如果你喜欢米兰·昆德拉的书,那么你有很大的可能也会喜欢阿兰·德波顿;如果《追风筝的人》符合你的口味,那么卡勒德·胡赛尼的另外两本小说的评价应该也不低;如果你是村上春树的书迷,那么大概菲兹·杰拉德也还可以;如果你喜欢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宏大叙事,那么余华也会基本上去读一些;如果你喜欢钱钟书式的语言和幽默,那么我觉得女作家中严歌苓的书也可以读一读。

读到 @breathewind 引用的社科院何帆博士的“我注六经”与“六经注我”读书理论,真的是受益匪浅。我自己有一个感觉,近一年来尤其强烈,那就是虽然自己看上去读了不少书,但是总感觉不管是知识结构还是思维体系都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六经”的“注”都不够深入,不能很好的转化为自己的东西。有时候读书,只是感觉到“快感”,就像有的人喜欢玩游戏一样,并未对自己的心智或者格局产生足够的影响。所以,今年有一个小计划是读书内容和读书方法都需要改进一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