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近日关于个人职业的思考皆与工作职责相关。我们常常在说,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这句话以稍显庸俗的方式可以理解为:拿多少的钱,干多少的活。细细想来,这种想法是极其危险的,它很有可能对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产生消极的影响。

假设某个人现在的薪资是若干,由于某种原因获知了同一项目组另外一位同事的工资比自己高百分之二十,而此人心里深深地认为拿多少的钱就应该干多少的活。很多的工作虽无法定量的评估百分之二十有多少,但此人总是一心守着自己该完成的任务,固执地认为自己完成当前的工作就可以了,虽无重大失误,但也不见出色之处,从未想过为领导分忧解难。而同事则除了完成分配给自己的工作之外,还主动的分担领导的工作。久而久之,两个人的差距可能以百分之二十的平方的速度拉大。

那么,我们是否应该积极主动的完成领导并没有明确安排给自己的工作吗?这个可能比较难以把握,很多的时候可能这样做了对个人是有好处的,除了得到领导的认可之外,还可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但也有一些情况是不合适的。比如你需要将最近在做的一个很重要的方案向某重要客户报告,领导和你都觉得讲出基本原理即可,不需要也不应该面面俱到,而客户则想要获知更多的方案细节才决定要不要在这上面花钱以及花多少的钱,你在没有征得领导同意的情况下,为了获得客户的投资,将方案的细节讲解了太多,而这些信息很有可能经由客户传到竞争对手那里。久而久之,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让领导觉得你无法把握工作的职责而影响你的职业发展。

我常常在想,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在一家公司或者一个岗位上一干就是—随便说一个数字—三十年。当然,前提是这家公司要能存活三十年。未必见得每一段工作经历都会对一个人的整个职业生涯产生很大的影响,但至少应该在每一段工作结束的时候自己对于自己能力有一定的提升,对于自己的工作职责有一个更好的把握。可以想象的是,我不可能在当前的公司工作一辈子,也不可能做相同的工作岗位一辈子,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这份工作对于我的身心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我也常常在想,我的下一份工作会是什么样的?从从容容,朝九晚五,按时下班?或者工作内容和工作方式上有很大的变化?甚至是换一个新的行业?老实说,我并没有想的很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在接到猎头电话的时候未能给出清晰的答复的原因之一。

那么,自寻太多的烦恼去考虑为了控制你的生活列入正道所能够做的、或不能够做的,这又有什么意义呢?的确,像你我这样的人至少力图为一些算得上实实在在、而又有价值的事做出我们微不足道的贡献,这便足够了。如果我们中的某些人为了追求这种抱负而准备在生活中奉献出更多,毋庸置疑,无论其后果如何,那本身就是值得骄傲和满足的。

如果你能够将上述引文之前的将近千字的肤浅思考看完而且不至于让我落到掉粉的危险境地,那我将会以极大的勇气推荐你去阅读2017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的重要小说《长日留痕》,该书是杰夫·贝佐斯最喜欢的小说,对于亚马逊公司的成长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当然,阅读之前你需要做好忍受一个略显沉闷的故事和英式贵族般叙述风格的心理准备,该书遣词造句极为讲究,十足英国名门望族人家的笔触。只是,中文翻译真的比较一般。

小说描述了1956年夏,达林顿府男管家史蒂文斯从牛津驱车至康沃尔的六日行程,将他在途中的景致及见闻,穿插织入过去侍奉旧主人的回忆,深刻叙述了作为一个贵族管家的工作职责。史蒂文斯和其贵族老板死守僵硬保守的价值观,最终反而失去人生重要的机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