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远山淡影》是那种典型的“我有一个朋友,她有一个很不幸的过去,让我讲给你听”的写作方式,而读到最后,虽未直接说明,也会发现,其实这个朋友就是我自己。

至于为什么要用朋友的角度来写自己,石黑一雄的解释是:

我就觉得用这种方法写小说很有意思:某个人觉得自己的经历太过痛苦或不堪,无法启口,于是借用别人的故事来讲自己的故事。

小说以小女儿妮基从伦敦来看我为开端,以五天后我送她离开作为终结,时间上来看虽然只有五天,而在这五天里,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在长崎的那些往事,那些模糊不清的回忆,以及对大女儿景子自杀的反思。

这本书出版于1982年,二十多年前正好是战后的那些年。书中没有一个地方直接描写原子弹爆炸带来的直接后果,但原子弹爆炸带来的阴影却无处不在,尤其是对于儿童的影响。作者虽未明确的叙述自己带着女儿离开日本来到英国定居的过程,读者只能通过想象去猜测景子其实一直未能真正的融入异国他乡,那些童年的梦魇般的回忆自始至终都形影不离,这便是她最终选择自杀的根本原因,也是我最深的痛。

石黑一雄五岁时离开家乡长崎来到英国,将近三十年后才第一次返回日本,他对于日本的很多认识和记忆都是模糊的。就像小说中支离破碎的描述一样,而他也一再强调,自己对于背景的描写并不是如实描绘,而只是选取典型的内容,更多的细节留给读者去想象。

石黑一雄关心的不是外部的现实世界,而是人复杂的内心世界,而回忆恰恰是通往内心世界的最好途径,他曾经说:

我喜欢回忆,是因为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回忆模糊不清,就给自我欺骗提供了机会。作为一个作家,我更关心的是人们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实际发生了什么。

正如诺贝尔颁奖词说的那样:

他在具有巨大情感力量的小说中,揭示了在我们对于与世界的联系的错觉下存在的深渊。

这是石黑一雄的第一部小说,也是他的硕士毕业论文。如果你喜欢,三四个小时就可以读完。而读完这种小说,有一种比看非虚构的书获得的东西多得多的感觉。

以及,翻译得比《长日留痕》好了太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