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志伟的网络日志 » 首页 » 关于 » 归档

我一直觉得广义上的建筑设计师是一个很厉害的职业,虽不至于每个人都能有机会或者能力设计出那些标志性的建筑,但总会有那么一两件让自己满意的作品,还可以时不时的拿出来吹吹牛:瞧,这个就是我设计的。

除了悉尼的地下铁路系统,约翰·布拉德菲尔德最为得意的作品应该是悉尼港大桥了,并由此获得了“悉尼港大桥之父”的称号。

从1912年被任命为悉尼海港大桥和大都会铁路建设的首席工程师,一战期间,经费被用于军费支出,战后又重新设计,融资,建造,直到1932年3月19日大桥正式完工,成为了当时悉尼最高的建筑,最高处高于海平面134米。

悉尼港大桥横跨悉尼港连接北悉尼和悉尼商业区,和附近的悉尼歌剧院构成了悉尼最知名的景色之一。大桥上面可通火车(地铁),汽车,并有人行通道,是观看悉尼港景色的最佳位置。

刚到悉尼的那个下午,我一个人跑到了大桥下面,欣赏落日下的大桥。

后来,我又一遍一遍的往返于大桥两头,在不同的时间,从不同的角度拍下了大桥。而观看大桥的最佳位置应该是对面皇家植物园里面的麦考利夫人的椅子(Mrs. Macquarie’s Chair)那里。

在悉尼歌剧院前的广场上近距离看到的悉尼港大桥。

晚上在轮渡上看到的悉尼港大桥。

有一天下午,我步行爬上了大桥,更近距离的感受大桥。

大桥的人行道两边的钢丝网,在上面跑步的时候感觉很安全。

大桥的钢铁桥拱可以攀登,有专门的悉尼大桥攀登公司 ,并配有讲解。

从大桥上面看到的悉尼港。

(完)